潼一

【盾冬/美漫原作向】Secret Mission2

Panda-Planet:

Secret Mission1在此


小夥伴Toro的簡介在此




漫畫原作向,侵襲組成員出沒,po主文筆破爛注意(艸


 


----------


 


 


Steve和Jim穿著他們的招牌作戰服優雅落地,一群圍觀民眾和警察以及幾個消息靈通的小報記者立刻圍了上去。


 


Toro小心地打量兩人神情,居然連搭車都等不及的直接飛過來?這聽起來有點不太妙。


他一點也不想在Jim蔚藍的眼瞳中看到任何一絲對自己的失望和擔憂。


 


幸運的是,Jim看過來的眼神雖然有些擔心,卻沒有責難的意思。而Steve看起來就像平常一樣謙和穩重──也許是因為他正忙著應付人群的關係。


 


美國隊長以『不好意思我們接下來還要研討下回的作戰策略』之類的冠冕堂皇理由擺脫了依依不捨的群眾,踏著英姿颯爽的步伐像個全民偶像似的走向他的搭檔。


Bucky向這樣的Steve斜斜敬了個軍禮,Toro搞不懂Bucky怎麼還能笑的那麼沒大沒小沒心沒肺而且居然還挺好看,但他沒空為好友操心了,Jim已經先一歩來到他的面前。


 


Toro乖乖巧巧低下頭,小小聲說了句:「我很抱歉出門前沒有先告訴你們。」


Bucky看了沒精打采的火炬人一眼,踏前一歩道:「是我的主意,他是被我硬拉過來的。」


「我沒有拒絕你,這跟同意沒兩樣。」


「哥們,你拒絕我了,你還威脅說要燒掉我的褲子。」


「這已經是另一個完全無關的話題了。」


「你看你連順著我的話接下去都不願意,怎麼可能隨便被我拉走呢?所以肯定是我強迫你的。」


「我──」


Toro張著嘴巴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接下一句,Jim忍不住笑了出來。


 


「放心吧,我沒生氣。」


「早說嘛霹靂火,你看看你把你的助手嚇成什麼樣了~~噢!Toro你掐我!」


 


這次換走到他們身邊的Steve笑出來了。


 


「Jim,你先帶Toro回去吧,沒人知道軍營會在什麼時候打電話過來。」


「那你跟Bucky呢?」


「我們散步回去。」


Steve晃了晃手裡裝著兩套便服的背包,「這距離拿來當晨間運動剛剛好。」


是啊是啊走回去的時間拿來說教也剛剛好。Bucky心裡一邊想,臉上一邊擺出我最無辜最乖了歡迎選我當模範生的表情。


 


Toro把外套脫下來還給那位警察(他們都刻意忽略了該名警官興奮的保證絕不會洗那件外套並要保存下來當傳家寶)之後,接過Bucky那把怎麼看都很不適合在街上散步時攜帶的狙擊槍,跟Jim一起飛了回去。


Bucky則隨便找了個沒人會多留意的小巷,和Steve鑽進去換便服。


 




***






從抵達那間銀行開始,Steve的注意力就沒離開過Bucky,方才有警察和群眾要應付,沒辦法立刻和他說上話,現在閒雜人等都淨空了,他總算可以好好看著自己的搭檔。


 


「你有什麼忘記跟我說的嗎?士兵。」


他刻意把語調降低,站的很近,像是微微傾身就能吻上Bucky的前額。


「報告隊長,任務完成。」


Bucky睜著圓滾滾的大眼睛,擺出一付誠惶誠恐的小兵模樣。


 


「任務成果報告?」


「人質救出,盜走金額全數追回,竊賊集團落網,無人重傷和死亡。」


「我方人員損失?」Steve在Bucky臉頰接近鬢角的地方發現一小塊已經乾涸的血跡,他皺了皺眉脫下手套,用拇指輕柔小心的撫上該處。


「無人員傷亡…」Bucky頓了頓,「那不是我的血。」


「做的很好,士兵。」Steve仔細地拭去那塊髒汚,「如果你的隊長能事先知道這次行動就更好了。」


「臨時任務加上最高機密,總有來不及報備的時候。」Bucky聳了聳肩。


 


早晨的陽光暖洋洋灑進小巷內,將少年微捲的短髮染成帶著金黃的巧克力色,搭上那雙總是靈動的湖藍色眼睛和半分耍賴半分撒嬌的笑容,讓Steve看的心情大好。




雖然接到警長的電話,又發現Bucky不在房間時緊張了一下,但得知事件已被圓滿解決,又遠遠看到Bucky拉著Toro活蹦亂跳的樣子,就已放下了大半的心。有時候想知道自己搭檔的身體狀況,看Toro有沒有急得快哭出來還比較準。




 Bucky很擅長忍痛,當初軍方給他的訓練課程中包含這一項,而他做的比任何成人士兵都還要出色。


Steve難以忘記Bucky第一次跟自己主動要求『腳有點痠,可以走慢一點嗎?』的時候,他的臉色發白滿頭虛汗,大腿被敵軍的小刀貫穿,鮮血正止不住的浸濕褲管滴落地面。而Bucky卻在也許下一秒就會因為失血過多而暈厥過去的情況下,咬著牙拔出腿上的小刀,刺穿了敵人的脖子完成任務。


這名少年在最短的時間以最優異的成績通過軍方所有的訓練,他被挑剔的Phillips將軍形容為最好的士兵,天生的戰士──




上帝保佑,這一切就發生在去年,當時Bucky才16歲。






Steve知道Bucky為了能站在自己身邊付出了多少。James Buchanan Barnes是他所認識的最勇敢也最努力的人,他值得被所有人尊敬與了解。


Steve深信,Bucky是所有超級英雄都夢寐以求的最好的助手(──好吧,也許那位住在高譚市穿著黑披風的超級英雄會不太同意,但他們都很有修養的不會為此爭論或打上一架),而他何其有幸能夠擁有。


SteveRogers願意傾盡所有讓自己成為那個值得讓Bucky一輩子生死相隨的對象。


 




「所以隊長,現在要開始說教時間了嗎?」


Bucky早看出Steve根本沒生氣,搞不好還因為自己搭檔受到警方不停誇讚而與有榮焉咧。


「是啊,該從什麼地方開始說你才好呢?」Steve被Bucky這麼笑嘻嘻地看著,也沒辦法裝嚴肅了,「自作主張?我行我素?藐視軍令?戰績非凡?剛剛幫助地方警局解決了一樁銀行搶案?」


「天啊,最後兩項讓我覺得自己簡直罪大惡極。隊長我要自首,我還犯了老是會讓姑娘們偷偷塞東西給我的罪!」Bucky從口袋裡抽出帶著蕾絲的手帕跟幾朵紙摺玫瑰花,不知是剛剛那群人中的哪幾位姑娘偷塞給他的。


「兼具風趣幽默聰明才智魅力四射的我居然還是偉大的美國隊長的助手!分得上帝那麼多厚愛實在是太不應該了,隊長你現在就該好好懲罰我──請你的好搭檔吃頓豐盛的早餐肯定是個好主意。」


「……你就不能普通的說你肚子餓了嗎?」Steve忍不住巴了一下Bucky的頭。


「嘿,夥計,我可是在幫你想責罵我的原因耶!要是讓潛水員先生知道你什麼都沒表示,他又要晃盪著他那條性感的小泳褲取笑我是你養的吉祥物啦。」




Namor取笑你的次數還不及你損他次數的一半,Steve在心裡吐嘈。




「那麼想被罵,那你就拔出匕首跌一跤,假裝差點刺到我好了?我會假裝生氣的拍一下你的屁股的。」


「…天啊,你創意的極限真是令人驚歎,如果我今年五歲搞不好會贊同你的主意。」Bucky張大眼睛瞪著他的隊長。


「這真是太不合邏輯了,Steve,如果哪天你看到我拿匕首往你身上扎,那你肯定是在作惡夢。」他頓了頓,補充道:「非常恐怖的那種。」


 


Steve試圖想像了一下那個畫面,卻發現他連Bucky冰冷凶狠的望著自己的眼神都不願去描繪。


那確實是個惡夢,而Steve覺得夢中的自己肯定會心痛到連還手都無力。


 




此時Bucky Barnes就穿著便服走在他身邊,雖然已經在長個子了,但柔潤的臉蛋讓他顯得格外稚氣,輕便的牛仔褲和連帽衫讓他看上去比實際年齡還小2、3歲。


Bucky肚子裡傳出的抗議聲和他小狗狗似委屈的眼神讓Steve不再去想那些有的沒的,他決定現在沒有任何事比填飽他正在發育期的可愛搭檔的肚子更重要。


 


「走吧,吃早餐去。」


Steve溫和的將手搭上Bucky的肩膀,朝自己的方向摟了摟。




兩人相視的笑容就像早晨最美好的陽光一樣燦爛。


 












END






-------------------




 


那句『Bucky是所有超級英雄都夢寐以求的最好的助手』的腦殘粉發言,是原作Steve真的說過的話orz


之後還說了Bucky不只是助手他就是個英雄之類的充滿了我要全世界都知道我的另一半就是那麼帥的發言...


不過這篇文裡的小Bucky畢竟才17,隊長還下不了手(欸),所以點到為止就好了XD

评论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