潼一

乡村爱情故事之意中人(一)

李格浪:

作为一个有理想、有梦想、有原则、有道德追求的中文系女青年,博主早就思考过文以载道的重要性。


我们要创造出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优秀文化作品,要脚踏坚实的土地,在文字当中透出清新素朴的民间文化气息,又要将西方的优秀文化吸取过来,以他人之长补己之短。


所以,博主老福特的开篇之作,就是向中美两国电视剧集的两部优秀作品——“乡村爱情”系列和《疑犯追踪》取材,将二者强制交配结合成一部一点也不严肃一点也不优秀的作品。


博主呕心沥血挥着自己脑洞清奇的独特体质创作出了这部《乡村爱情之意中人》,希望能够获得金鸡奖百花奖星光大道年度总冠军奖各种人民艺术家奖大家的喜爱。


祝大家身体健康吃嘛嘛香大姑娘美啊大姑娘浪


-------------------------卧底家在东北松花江上啊啊啊啊啊---------------------------


扭腰屯并不是个很大的地方,从地名就知道,它是个屯儿,而且还不靠山。


所以,扭腰屯一小教历史的伊癞子老师就非常不同意语文老师多老黑①教给学生的作文开篇语:“我的家乡是个山清水秀的美丽村庄。”


忽悠谁呢?哪有山?村头儿堆肥的牛粪堆算山不?现在的年轻人儿,读了点书就瞎扯淡。


伊癞子虽然不喜欢多老黑这种爱拽文词儿的,但对于说话同样文绉绉的棋友冯七还挺看得上眼。冯七是个实在人儿,要不也不能当上村委书记,当年大学毕业,给镇政府办事儿,一不小心得罪人儿了,整到屯子一小当数学老师。但是是金子,就会唰唰发出万丈光芒,冯七虽然瘸,但有才,于是一路从普通教职工当上了校长,然后竞选村主任,高票获选。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当然也明白冯七和他家隔壁李四那点儿小破事儿。李四不是本地人,原来在部队当兵,退伍之后分到镇里武装部了,大概那会儿冯七就看上李四了。后来听说李四喝酒打架,把公安局长家外甥的膝盖撅了,直接就被武装部开除了,冯七一个电话打过去:“李四,来俺们屯儿吧,俺们屯儿需要你这样式儿的人才。”


于是李四就来了,冯七硬是给他组织了一个民兵队这种不太具有时代气息的民间队伍。民兵队里有个叫肖大锤的,是个出门常备大砍刀的汉子姑娘。肖大锤长得挺水灵,不能说她是个糙汉,她虽然不讲礼貌,但很讲卫生。因为肖大锤毕竟是省医学院毕业的,好歹也在镇上人民医院实习过三个月(科室大夫给她实习报告写的评语是:稀罕盒饭胜过稀罕病人),在扭腰屯为民诊所也当过半年大夫,不过据说她给人打针还不如给狗打针和气。那阵子屯里人生病都不敢去诊所看病,严重影响了屯里的农业生产,这种情况下,冯书记一拍脑门儿,让她去民兵队吧,反正肖大锤自从上小学的时候就爱打架。


李四还依稀记得,他是在村西的左姨超市第一次看见肖大锤。左姨是屯里消息最灵通的人,而且还特别能干,自己不仅开了个超市,还和冯七合伙开了个棋牌室(冯书记:既然李队长爱打牌,那就开个棋牌室吧,也为全屯人增加一点娱乐项目)。


李四那天打完了牌,正跟超市门口和磕着瓜子儿的左姨聊天,只见走来一个穿白大褂的姑娘,以一脸全国人民都欠了她八百万的表情对左姨说:“来瓶扭腰老窖。”


扭腰老窖是本地粮食酒,53度的,嘎嘎辣②。左姨回身到柜台拿了一瓶,说:“二十。”


白大褂扔了二十块,拎着酒迈着步往东走了。


李四后来听左姨说,那就是诊所的肖医生。再后来,李四又听说,肖医生给人测膝跳反应,一不小心用锤子把人家膝盖敲碎了。


于是肖医生变成了肖大锤,白大褂一脱,成了他李四手底下的一个民兵队员。


民兵队其实根本没啥干的,天天除了抢派出所所长福死磕的活儿去巡逻之外,也就是聚一起吃吃火锅喝喝酒,磨磨砍刀逗逗狗。这天肖大锤正在院里磨着自己的大砍刀,就听见门口过去的一帮老爷们吵吵叭火儿③,说屯里来了个城里人,细长体格儿,老俊了。肖大锤心想这城里女的得起个挺雅的名儿呗,比如李秀莲,刘胡兰啥的,总不能像她似的,叫“肖老三”这种好养活、糊弄事儿的名儿。


这时,村口大喇叭响起了宣传主任卡大姐的声音:“春风吹,战鼓擂,咱屯有个肖大锤,大锤大锤你别跑,城里姑娘把你找,姑娘名叫葛二根,你是她的意中人。”


大锤一下就吓懵噔了。


啥啥啥?说的这都啥?


她回过神,走出了院门,发现忽然多出了好多老娘们儿的脸。肖大锤心想:完了,这些臭老娘们儿要开始嚼老婆舌④了,我这张冷峻英气的脸该往哪儿搁!


等等,葛二根,难道是多年前她在镇上实习时认识的网吧霸王花,人称“夺命板蓝根”的葛二根?


肖大锤想起,当时正是这位葛二根教会的她如何玩QQ农场和CS。但她早已不再是那个需要别人指导她打字的少女,葛二根为何还来纠缠她?难道是想要收学费吗?


哦,一定是因为她当年抢了葛二根手里的一个刚出炉的烤地瓜。


肖大锤一边想,一边往广播站走。大喇叭里,卡大姐的乡村rap还不停歇。


“春风吹,战鼓擂,咱屯有个肖大锤……”


卡大姐为啥要在大喇叭里唱那种rap呢?原来卡大姐本来在写宣传材料,屋里冷不防的来了个高个儿姑娘,自称葛二根,说是肖大锤的老相好。当初卡大姐抓贪腐肖大锤暗中提供了不少管制刀具恐吓贪污犯,俩人是好姐们儿。


卡大姐是个热心肠,为了解决大锤的个人问题,使出乡村rap绝技打开大喇叭即兴就来了一段。


“大锤大锤你别跑,城里姑娘把你找……”




李四从左姨棋牌室走出来,揉着腰想“老了啊打牌一宿腰都硬了”,只见肖大锤提着砍刀正往广播站走。老李赶紧冲上去:“小肖,咋的了?要打仗咋不告诉四哥?”肖大锤扬扬手:“四哥你别管。镇里网吧有个大姐大来找我了,还跟卡大姐造我的谣,我脸在全屯都丢尽了!你听,你听这大喇叭里喊的都是什么玩意!”


李四仔细一听,喇叭里字正腔圆念的是:“根是锤的老相好,锤是根的掌中宝。”


“我要去削了这个葛二根!”肖大锤撸起了袖子。


李四想要拦住肖大锤,毕竟民兵队是个有组织有纪律的队伍,不能随便滋事,哪知他刚要伸手拦住肖大锤就闪了自己的老腰,只能扶墙干着急,望着肖大锤提刀的背影,喊了一嗓子:“兄弟,别(四声)冲动!”


冯七书记正在村头儿大榆树底下和伊癞子下象棋,当他喊道“炮二平五”时,正好看见肖大锤提刀进了广播站。肖大锤这倔驴脾气,提着刀哪有好事儿!于是冯书记一瘸一拐地赶紧跟了过去。


一进广播站,冯书记不禁被吓得更瘸了一点。只见大锤挥舞着大砍刀对一个高个儿姑娘大喊:“我不就是抢了你一个烤地瓜吃么!你让卡大姐瞎比比啥呢!”


葛二根看见肖大锤来了,微微一笑:“想我了不?你拔刀干哈(二声)?”


肖大锤把刀往桌子上一戳:“再扯犊子我真削你了啊!”


卡大姐一看大锤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事儿不是自个儿想的那样式儿啊。于是马上打开了大喇叭又即兴来了一段乡村rap:


“葛二根啊真坑人,不是大锤老情人,乡里乡亲注意了,大锤是个清白人!清白人,清白人!清清白白不蒙人!”


肖大锤一个眼刀飞了过来,卡大姐立马关上了大喇叭。


此时李四也扶着腰出现在了广播站门口。


没有了大喇叭的声音,广播室里安静得出奇,五个人面面相觑。要是多老黑在,他会用“能听见针尖掉到地上的声音”来形容这种尴尬又僵硬的氛围。


葛二根终于开口了:“大锤,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根儿啊。”


肖大锤面无表情地盯着葛二根看了一会儿,放下了砍刀,说:“恩,你换发型了。”


“人嘛,不能总是杀马特。我在山东蓝翔进修信息技术专业来着,那里有美容美发专业的同学,给我换了个更时尚的造型。”葛二根心里有点儿美,肖大锤竟然察觉出了她的新变化。


这时,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的派出所长福死磕忽然来了一句:“妹儿,你同学QQ号多少,能联系一下给我理个发不?”


(未完待续)


-------------------------那里有漫山遍野大豆高粱~昂~啊---------------------------


①多老黑:Dominic。


②嘎嘎辣:嘎嘎两字都读二声,指“非常、特别”,嘎嘎辣就是特别辣的意思。


③吵吵叭火儿:在这里指大声喧哗。


④嚼老婆舌儿:传八卦。


博主心好累,东北土话都不会说了,这几天要多多体验一下生活了。

评论

热度(701)